【环时深度】俄乌都志在必得! 赫尔松之战有多重要?-俄军-乌军-第聂伯河_网易订阅

【环时深度】俄乌都志在必得! 赫尔松之战有多重要?|俄军|乌军|第聂伯河_网易订阅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随着俄乌冲突战场形势的变化,冲突焦点从乌东部的顿巴斯地区转向南部赫尔松地区。从当前态势看,俄乌双方围绕赫尔松地区均展开积极战场准备,大战可能一触即发。由于赫尔松地区具有极其重要的地理位置,对俄乌双方而言,都难以承受失败之痛。资料图俄乌都很难承受输掉赫尔松大战之痛赫尔松市位于乌克兰南部,位于第聂伯河口入口处的黑海沿岸,是一个主要的港口城市。它还是赫尔松州的首府,距离克里米亚仅有约100公里,是航运、海军和其他重要海上航线的通道。这里有一条运河,保障克里米亚半岛很大一部分的淡水供应。今年2月24日,俄对乌发动“特别军事行动”后,俄军从克里米亚半岛北上,在赫尔松州内迅速推进,仅用7天时间就拿下赫尔松市。可以说,赫尔松市是俄军在乌境内首先控制的大城市和州首府,不仅鼓舞俄军士气,也极大影响着外界对这场冲突的观感和评估。也正是由于俄军迅速拿下赫尔松州大部等乌南部区域,才保证俄军在顿巴斯地区集中兵力火力、攻城略地,不至于让俄军兵力过于分散,这一战果也维护了俄军克里米亚半岛-乌南部-顿巴斯地区的后勤补给线。俄罗斯《独立报》20日报道称,俄罗斯开始从当地疏散数万亲俄居民。赫尔松代理州长弗拉基米尔·萨利多称,4个城市的平民将被疏散到第聂伯河左岸。该地区将疏散5万-6万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军事专家2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俄军组织民众撤离后,城内人口所剩不多,这就方便俄军解开“紧箍咒”,可以放开手脚,无论是战役策划还是战术行动,不用过多顾忌平民伤亡。资料图据俄塔斯社20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周四亲临梁赞州某靶场,对因局部动员令入伍公民的实训课进行视察。当天的战况似乎也在向这个方向发展。据俄罗斯《观点报》20日报道,俄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中将表示,乌克兰武装部队试图在赫尔松地区新卡缅卡-切尔沃尼亚尔一线附近突破俄军队在尼古拉耶夫-克里沃罗格方向的防御。俄军击毙200多名乌军人,摧毁14辆坦克和16辆装甲车。他说,乌军在前线狭窄地段动用了多达三个营的兵力,其中包括一个坦克营。在赫尔松州苏哈诺沃居民点,乌军成功地渗透到俄罗斯部队的防线,但由于俄指挥部的坦克预备队投入战斗以及伏击行动,乌军遭到重大失败。上述军事专家认为,从政治方面看,赫尔松州已“公投入俄”,若俄军无法守住赫尔松这个具有关键政治意义的城市,不仅将令本来就陷入战场胶着的俄军士气再遭打击,还将刺激美西方国家持续加大对乌军事援助力度。无疑,赫尔松之战结果对俄而言,具有国内政治平衡与国际战略斗争上的双重指标意义。而从军事角度看,如果俄军能够守住这个在乌南部地区的“桥头堡”,并以此为依托,继续深入打击乌境内目标。比如可以以赫尔松为基地和跳板打击尼古拉耶夫州、敖德萨州等地。美战争研究所表示,俄在赫尔松地区持续保持军事存在,方便俄军使用火炮和无人机等近程作战装备打击乌克兰黑海沿岸的大部分地区,而不必使用昂贵的远程攻击能力。当前在俄军远程攻击能力的补给面临困难的情况下,赫尔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此外,赫尔松控制着向克里米亚输送淡水的运河,一旦失守,克里米亚地区不可避免地将深受影响。赫尔松地区对于乌克兰来说同样是不能失去之地。自从今年2月俄军占领赫尔松地区后,俄方在此据守并展开阵地防御。乌军也借此机会不断袭扰俄军,即使在今年上半年,俄乌围绕顿巴斯多个城市展开激烈争夺战时,乌军在赫尔松地区也不断发起“反攻”,持续消耗俄军力量。在持续获取美西方军事援助后,乌军开始使用“海马斯”火箭炮系统精准打击第聂伯河上的重要桥梁,严重削弱俄军的后勤补给能力。从美国和欧洲媒体的报道看,乌军已经在赫尔松方向集结重兵,准备发起新一轮的大规模攻势。第聂伯河控制权可能是关键上述匿名专家认为,对乌军而言,夺控第聂伯河的主导权将是赫尔松之战的重中之重。通常而言,河流往往对军事行动造成重大障碍,进攻方若要在战场取得进取,必须拿下河流控制权,越过河流并清除障碍,才能方便后续兵力不断输入,维持战场持久力。目前在第聂伯河西岸(左岸),俄军阵地不断遭受乌军打击,同时俄军使用的桥梁被炸毁,只能依托临时架设的浮桥提供后勤补给,这在一定程度上为乌军提供了优势。如果乌军能将俄军驱赶至东岸,并夺取第聂伯河的控制权,将为乌军后续对乌南部地区的攻势积累优势,甚至有利于乌军在乌南部地区的推进,不仅可能威胁克里米亚半岛的安全,并对克里米亚半岛-乌南部-顿巴斯地区的后勤补给线造成严重掣肘,从而影响顿巴斯地区的战事。资料图美国“动力”网站“战区”栏目19日报道称,俄罗斯完成跨越第聂伯河的浮桥建造(如图)。在俄撤出平民的背景下,这可能会使乌克兰摧毁这一重要补给枢纽的努力变得复杂。“战区”的文章称,根据最新卫星图像,新的浮桥与夏季被乌方的“海马斯”系统袭击的安东诺夫斯基大桥横跨在同一河段。该大桥被袭击后俄军在第聂伯河上的主要后勤线路受阻。从那时起,渡轮一直被用于对赫尔松的补给运输,但与大桥曾提供的运力完全无法相提并论。赫尔松之战走势很难预测“战区”表示,尚不清楚为何乌军目前在浮桥就在射程之内的情况下,没有试图摧毁浮桥。这样做可能会困住俄军,意味着这座城市将发生一场非常血腥的战斗,避免这样的战斗可能被视为对近几个月也遭受重创的乌军有利。还有分析认为,由于俄军这座浮桥的位置就在横跨第聂伯河的安东诺夫斯基大桥旁边,这也可能会让乌军对浮桥进行打击时投鼠忌器。俄罗斯《独立报》19日发表题为“赫尔松不想重蹈马里乌波尔的覆辙”的文章称,基辅和莫斯科都预测到在赫尔松地区将发生激战。俄特别军事行动指挥官苏罗维金将军表示,赫尔松方向局势紧张,不排除做出困难决定的可能性。对此,一些俄专家认为,苏罗维金的声明可能意味着赫尔松存在被放弃的可能性。俄《国家军火库》杂志总编德米特里·德罗兹坚科称,苏罗维金将军负责在战区制订未来作战计划。坚守还是放弃赫尔松,这取决于许多因素。目前没有人知道最终答案。对于进攻者和防守者来说,当地局势都非常复杂。资料图俄罗斯导弹和炮兵科学院副院长康斯坦丁·西夫科夫称,目前是乌军试图在特定作战方向上进攻以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最后机会。乌克兰司令部希望在赫尔松复制哈尔科夫版本的成功。他们在这个方向部署了一个大的部队集群。此外,考虑到地形的特殊性,乌军还可能试图攻击大坝。据俄罗斯“自由媒体”20日报道,苏罗维金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放弃赫尔松,因为俄罗斯明年春天将从这里开始对尼古拉耶夫和敖德萨发动进攻。就连美国战争研究所(ISW)也承认,最近俄军的战术发生根本性变化。目前形势只给乌军留下一个向赫尔松进攻的小窗口。俄罗斯各地区调动的预备队抵达前线后,基辅将失去在部队数量上的优势。另外,俄罗斯自杀性无人机在战场上的广泛使用,对乌军和“海马斯”火箭炮系统造成沉重打击。俄军事专家克努托夫称,乌军目前正在考虑三个关键的进攻方向。第一个是赫尔松。第二个是扎波罗热。在这个方向上,乌军已集中大量无人机、装甲运兵车和各种运输工具,这将使其能够强渡第聂伯河,并占领扎波罗热核电站。第三个方向是利西昌斯克-北顿涅茨克。也不排除乌军在三个方向同时发动进攻的可能性。也许他们正在等待天气状况改善,近日乌军部队一直在雨天调动。他认为,乌军应该在本周晚些时候开始采取积极军事行动。上述匿名军事专家强调,当前赫尔松之战的胜利天平还受到两个因素的影响。一是美西方因素。美西方已向乌投入大量军备援助。尽管在上周,七国集团领导人以及北约国防部长会议均表示将继续向乌提供军事援助,但从美国内政治形势看,已有部分共和党议员对美国军事援乌的做法表达不满。欧洲国家也即将在寒冷冬天承受制裁俄罗斯的沉重代价。因此,在冬天到来之前,乌急需一场大胜,为美西方保持团结加油打气。尤其在美面临中期选举背景下,这种胜利尤为关键,也更加映衬出赫尔松之战的重要性。另一因素就是天气。寒冬即将到来,届时天气对双方的军事行动都将造成困扰,若乌军在寒冬来临之前无法在赫尔松之战中取得胜利,乌南部地区很有可能陷入拉锯战。